2019_nCOV

2020-01-28T20:35:00

960年,庚子鼠年。中国人在一场饥荒中开始了一次新的轮回。
2020年,又是一个庚子鼠年,中国人又迎来了一个坎坷的春节,全世界也是如此,武汉、湖北尤其如此。


今年春节,我在武汉。

[button color="danger" icon="glyphicon glyphicon-exclamation-sign" url="http://3g.dxy.cn/newh5/view/pneumonia" type=""]全国疫情实时播报[/button]

我回武汉的时候,肺炎、“sars”还只是零零星星一点雪花,融化在互联网的河流里。没有谁能想到时隔17年,冠状病毒能够重出江湖,谁又能想到呢?这是一个低概率事件,我想,在领导层做出“维稳”的决定时,他们肯定也没有想到指数级别的增长是多么迅速。

我们的管理思维,我们的舆情管理、突发事件处理已经跟不上“互联网”的传播速度,跟不上今天世界的变化速度了。


巨大的搜索量,源自于不断上升的疫情数字。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月27日24时,收到30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515例,现有重症病例976例,累计死亡病例106例,累计治愈出院60例。现有疑似病例6973例。
与确诊病例数据一起上升的,是民众普遍的焦虑与恐慌、苦涩与不安。

如果细看非典的发展周期,我们就会发现推进传播的关键词是“人口流动”,而推进确诊人数提升的节点是“完成病毒基因测序”。

非典时期,第一次确诊人数大幅上涨出现在2月初。2003年的除夕是1月31日,2月初正值春运结束,2月5日-10日广东省每天新增病例50例以上。之后的春运返工潮,再次带动了一次大规模的人口流动,确诊病例数量进一步上涨。紧接着,北京在3月6日接报第一例输入性非典病例,非典以北京为中转,开始从中国的心脏地带流向各地。

反观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比非典,促成“人口流动”的条件提前了:2020年的春运比往年更早。再加上,疫情源起的武汉本身就是全国最大的交通枢纽之一,传播链路四通八达。

1月7日,疾控中心专家分离出新型冠状病毒,1月10日完成病原核酸检测。而非典是在2003年4月中,才有科研机构完成了对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测定。同比2019_nCOV慢了两个多月。

每快一天,就是在拯救数以千计的生命。


政府策略

有非典的经验,我们理所当然以为,这应是一场可以快速、顺利结束的战役。
回顾17年前的SARS,防控效果全面显现是出现在5月,我们注意到,从4月至5月,应急政策与措施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 全民动员抗击“非典”,疫情对民众全面公开;
  • 管制公共场所、交通与人群集体活动:
  • 确定定点医院,集中收治SARS感染者。

相比来说,武汉市政府在一月份的处理无疑是快了许多。对比来说,武汉市确定、建立定点医院的速度无疑是快了许多,尤其是在于封城的决定上。由于春运的影响,一天从武汉中转出城的可以高达590万人,这无疑是给了冠状病毒最好的传播空间。

可以看到,武汉作为高铁的中心城市,分担了春运巨大的人口流动,可以想象倘若不封城春运返程对于冠状病毒传播的第二次加速。
但是仓促的决定也造成了严峻的形势:

  • 医疗用品的极度匮乏(春运和假期也是重要的因素,这样的情况在近期得到了一定缓解)
  • 食品的匮乏
  • 交通的混乱

这些情况从这几天广泛传播的社交媒体和市领导人面对媒体的手脚忙乱都可见一斑。
我不否认政府在本次病情的处理过程中有着失误,但在这些火烧眉毛的困境背后,是无数政府人、医疗人、研究者、志愿者仍然在全力付出。


作为普通人,我们能做什么?

传染病的防治从来不仅是政府的工作,更需要我们每个人以高度的责任感参与其中。

我们能做什么?

  • 不传播未经核实的信息
  • 武汉的朋友请经历过自我诊断再去医院以减轻医疗压力
  • 外省的朋友请自我诊断后快速就医,避免传染源二次扩散
  • 遵循政府、医疗机构建议,尽可能减少外出
  • 加强运动、自我心理诊断

我在这里也提供一些快捷的入口,方便大家配合医疗救治工作。

  1. 较真查证新闻 - 腾讯新闻
  2. 2019_nCOV世卫组织隔离指南



团结

当然也有一些又好笑又揪心的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笑。

1月23日,武汉暂时关闭了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这是针对疫情形势所采取的防控措施,很有必要,其他地区的民众对疫情也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随着确诊人数的上升,一句调侃开始变成了冷冰冰的事实。

比在武汉的武汉人更惨的是在外地的武汉人。

[collapse status="false" title="截图"]

出去玩,被拒;住酒店,被拒:

还有河南这种:

[/collapse]

“你知道他们不是坏人。他们只是没受过教育,不谙世故,没出过远门,不道德,不文明。外加愚蠢。”
————《the missing》

武汉人在武汉,武汉加油;武汉人在跟前,快给我滚。
互联网上似乎总是暴力丛生。

1986年,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核污染威胁了几乎整个欧洲,首当其冲的,便是切尔诺贝利人。
《切尔诺贝利的悲鸣》一书对此有很形象的描写:

这就是你:一个普通人、一个小人物。你和其他人都一样——你去上班,然后回到家。你拿着和大多数人一样多的薪水。每年,你都会外出度假。你就是一个普通人!然而有一天,你突然变成了一个切尔诺贝利人,变成了一只动物,一件所有人都感兴趣,但与此同时却一无所知的东西。你想像以往那样,继续做一个和大家一样的人,但是现在,你却做不到了。人们看你的目光都变得与众不同。

看着B站上那些视频,有些是调侃,有些可能是故意夸大其词,有的却让我笑着笑着笑不出来。

“他们都是受害者。但是现在,只因为我出生在那里,就要再一次成为受害者。我不知道我们做错了什么。”


祝语

2020的开始格外艰难。

希望人类早日战胜疾痛。
希望你万事胜意。

当前页面是本站的「Baidu MIP」版。发表评论请点击:完整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