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The only certainty is uncertainty

世界已经很久都没有像今天这么稳定了。

二十世纪中晚期以来,世界已经迎来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稳定,并且这种稳定在我们头脑里缔造了一个根深蒂固的理念:这种稳定还会长时间的持续下去,并且更为普遍。

我们可以看到,世界上的大部分国家都已经迈过工业化,踏上了现代化、全球化的征程,这个世界也只有局部地区并且会有更少的地区处于战乱之中,一切仿佛也都在变好。

唯一的小波动可能是在2016年之后,这种稳定的发展似乎出现了一点小波折,全球化突然出现了一点逆潮,单边贸易保护主义突然又开始展露风头;身份证治、种族主义在各大新闻媒体隐匿后突然又开始露出了小马脚。

但是2020年,2020年的开始就充满了波折:流感、科比的逝世、蝗灾……一下子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们纷纷感慨这个世界的突变,人们纷纷想要为这些突发事件寻找一个合理的解释。

凡是可能发生的,就一定会发生 ——墨菲定律

去年十月的时候,我开始接触《黑天鹅》这本书,黑天鹅是一个比喻,用来指代不可预测的重大稀有事件。

书里介绍了这样的一个观点:这个世界是被未知的,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小概率极端事件所改变的。这些事件进而改变我们对现有预测理论体系的认识。

在我们的世界,大部分个体都非常靠近平均值,离平均值越远的个体个体在群体中的比例越少,与均值的偏离达到一定程度的个体数量将趋近于零,在数学上可以近似的用“正态分布”去近似的叙述。

我们就生活在一个满是平均值的世界,或者说,我们看到了一个全是平均值的世界。

如果用统计学来解释书中的平均斯坦极端斯坦的话:

  • 平均斯坦,指的是不会因个例而导致统计数据巨变的统计对象。
  • 极端斯坦,指的是会因为个例而导致统计数据巨变的统计对象。

在平均斯坦的世界,事件的单独影响很小,只有群体影响才大。在极端斯坦,个体能够对整体产生不成比例的影响。极端斯坦能够制造黑天鹅现象,少数便可以对历史产生了巨大影响。比如911、08年金融危机、汶川大地震、2020的冠状病毒等等。

那么为什么我们生活在一个如此不确定的世界,我们还会觉得自己对事情运筹帷幄,觉得这个世界会按照想象去运转呢?

我们的思维模式有着天生的缺陷。

几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确信自己明白发生了什么。其实人工智能网络和人类的思维模式很像,AI可能不懂加减法的逻辑,但是可以通过线性回归这样的算法去归纳数据得到结论。人也是这个样子,我们脑海中的想法源自于我们当前已有的数据,而当一个事情本身隐含着未知的数据时,尤其这个事件在已有的人生经历中从未经历,我们的推断本身就是存在疑惑的。

当命运已在无形之中投掷骰子,一件低概率的事情发生后,我们又过分擅长“合理化”,给一个事情找理由。很多发生的事情本来应该被认为是完全疯狂的,但在事情发生之后,看上去就没那么疯狂。我们会在事后过滤这些细节,给事情的发生找原因。这种事后合理性在表面上降低了事件的稀有性,并使事情看上去具有可理解性。

事前我们觉得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发生,低估事件的概率;事后我们觉得这件事发生好像确实在情理之中,高估事件下次发生的概率。

我记得我高中老师这么来形容概率:“在沙漠里一颗导弹击中你的概率用几何概型计算的话就是0,但是落在头上那就是百分百。

这个世界最奇妙的就是:在稳定中,偶尔会有不稳定事件的发生。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们的生活每天都是在稳定事件中循环,可能这个世界也太无趣了一些。

可能生命的意义,就在于经历低概率事件,在于在黑天鹅事件前耍一耍聪明。

也许现实不怎么样,但是在提供“真实性”这一点上,它的手艺太逼真了。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13th, 2020 at 11:10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